穿运动服装拒绝入场,别出心裁用马甲口袋打广告

  当然,斯诺克赛场也曾出现关于着装的违规操作。2015年世锦赛首轮,奥沙利文在比赛中段一度脱掉鞋子,只穿袜子持杆上阵,理由是前段时间跑步受伤。由于火箭并未出具相关的医学证明,因此这一行为当即遭到裁判的严重警告。为了符合比赛要求,奥沙利文甚至搞笑地向看台上的观众借鞋,不过随后还是赛事总监迈克·汉利慷慨地借出了自己的鞋,帮助火箭完成了随后的比赛。

  华西都市报:首轮比赛就爆出抠脚陋习,奥沙利文的成都行尴尬开场,但他的麻烦似乎还没完,有球迷发现他的马甲上多出了一处广告,于是又给他栽上了“想钱想疯了”的“罪名”。火箭此举究竟违规与否?球员的服装又有哪些规定?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斯诺克的马甲经济。

  如果选手不确定自己的服装是否符合要求,可以在赛前向赛事总监确认。赛事总监对服装要求有最终决定权,选手可能会因为服装未达要求而被取消比赛资格。特殊情况时,赛事总监可以允许服装不符合要求的选手参加比赛,例如航班托运行李遗失、选手特殊身体状况等情况。比如,有咽喉疾病的斯蒂芬·马奎尔在出具医生的诊断书后,就被主办方按照特例允许不佩戴领结。

  斯诺克是一项“看上去很美”的绅士运动,除非顶级球员,靠奖金吃饭很难。而球员代言,除了一般性广告,最能体现球员商业价值的就是马甲上的胸标。

  《2018年世锦赛球迷守则》包含了票务信息、存衣信息、签表以及着装规范等多条提醒。其中在着装规范写道,对不起了足球迷们,从今年开始,我们要求现场观众需要着装得体,运动服和团体运动衫将被禁止。如果赛事组委会认为某件衣服不适合出现在赛场内,观众将被拒绝入场,直到其找到合适的替换衣物。

  本次成都国际锦标赛前,就有某著名选手想找一家四川的本地企业为他的另外一个胸标买单,价格不高,但最终的结果是没有人愿意接招。其实,这些企业都有足够的宣传费用,可他们认为这种投资并不值。“斯诺克是个小众项目,除了丁俊晖,我们领导可能谁也不认识。”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而且这有很大的赌博性,哪怕我们只花几万元,但如果这名球员的比赛上不了央视直播,他打了一两场就被淘汰,等于只有现场的几百人知道我们,这个广告等于白打了。”

图片 1

  在对麦克吉尔的比赛中,奥沙利文的马甲上,除了左胸处佩戴了三个胸标外,再往下在口袋位置还有一个“ROS”的标志。当他坐在沙发上时,这个标志不容易看见,一旦站起来击球,大家的眼光都会掠过这道红白标志,因为从来没有球员在这个位置打广告。

    图片 2    

  火箭打擦边球宣传个人官网

  这条新规首先触动的恐怕是常驻球迷布莱恩·赖特。过去的29年间,长期身穿考文垂队的球衣的布莱恩·赖特一直在克鲁斯堡前排就坐,而新规不得不让这位资深球迷添置新的行头。

  事实上,球员最能体现商业价值的就是胸标。拿丁俊晖来说,大大小小的各类赞助商应该不下十家,但球迷能记住的大多只有两家——星牌和蒙牛。因为每次比赛,这两大赞助商就占据了丁俊晖胸前的一左一右,让人过目不忘。

  从今年起,球迷将不得穿着运动服观看斯诺克世锦赛,因为在斯诺克官网发布的《2018年世锦赛球迷守则》中,着装规范一览明确指出观众的运动服和团体运动衫将被禁止。

  按照规定,世界台联举办的所有赛事,每个球员最多只能戴三个胸标,其中一个还必须是赛事指定赞助商的,其他位置不能有任何广告。奥沙利文的别出心裁是否违规,记者就此事询问了世界台联新闻官太成哲,他表示,“我不清楚他的标志是什么,但所有选手的马甲都是经过赛事总监审核的,应该不会存在违规的问题。”

  对此,布莱恩·赖特十分不满,他说道:“这是一个耻辱,难道他们希望我们穿着燕尾服,打着领结坐在那里?他们不欢迎忠实的球迷,而是希望那些有钱的金主坐上看台,他们看完一局比赛之后就会消失,然后出现在旁边的酒吧。一个空着的座位,看上去要比一件足球队服难看得多。”

  为个人官网作宣传 此举涉嫌违规 世界台联不置可否

  作为起源于英国王室贵族的运动,斯诺克与网球、保龄球、高尔夫球并称为“四大绅士运动”。在正式比赛的场合,不仅观众要讲究礼仪,选手更要严格遵循国际台联的着装规范。一名斯诺克选手的必备装备包括有领长袖衬衫、无袖西装马甲、领结、深色西裤,以及与全身装束匹配款式的皮鞋。另外,包括袖口在内的所有纽扣在比赛期间必须保持纽合状态,上衣必须束在裤子里。选手的马甲要求后襟要长,趴在球台上时不能露腰;前襟要紧,弯下腰的时候不能松垮。

  按照规定,世界台联举办的所有赛事,每个球员最多只能戴三个胸标,其中一个还必须是赛事指定赞助商的,其他位置不能有任何广告。也就是说,球员只能对其中两个拥有自主权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